站长之家
>>您现在的位置: 站长之家 → 网站运营 → 搜索引擎 → Baidu优化 → 正文
在4G元年,看运营商的未来:螺蛳壳里做道场?
          ★★★
在4G元年,看运营商的未来:螺蛳壳里做道场?
关键词:互联网 IT 金融 企业
作者:佚名 来源:站长之家
更新时间:2014-5-22 9:43:27【字体: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标题里所说的运营商特指移动、电信和联通三大基础运营商。进入5月,针对运营商的动作密集:虚拟运营商放号、营改增、铁塔公司、放开业务资费,甚至坊间传言的网业分离,不一而足。

今年,被称为4G元年,站在5·17电信日的时间节点,作为从业人员,当我从网上获知这一连串的报道时,一次次为这个行业的明天而感慨。

中通服选址、设计、修建铁塔(现状),运营商商租用铁塔(即将),而产权却为不用操心建设不愁租赁的铁塔公司所有,这就是我理解的基础设施国家垄断之上的业务竞争市场化。试问,在现有技术框架下,一个铁塔公司如何有能力有动力去平衡、去支撑三大运营商的业务发展?为贯彻国家意志,三大运营商都还在为4G制式纠结,不同制式同址干扰如何解决?TDD/ FDD 4G之后的演化趋于一体,是不是从另一方面说明,即使是国家意志也要遵循市场规律?铁塔公司有没有遵循市场规律?会不会面临TD-SCDMA的命运?

就在社会各界为网业分离竞相吐槽之际,一个很容易被人忽略的事实是,国内以BAT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却在抓紧自建IDC数据中心,加紧网业合一,加强对网络的主导权。随着电信骨干网向全IP架构演进,网络结构扁平化,以及软件定义网络在业界取得共识,业务在云端展开,BAT在全国的IDC、CDN布局日臻趋完善。云应用的特征是高度集中,与垄断的特征明显一致。BAT们借助产业分工,将运营商的生存空间压制在底下。基站也好,管道也罢,都只是接入传输的介质和通路,在产业分工的夹层中,运营商的救赎之举无疑像是螺蛳壳里做道场。

随着4G的到来和光宽带的推进,接入端的网速不再是瓶颈,一旦网业分离,获利最大的依然是自建骨干网的互联网巨头及IDC带宽批发商,因为他们垄断了有线无线的绝大部分流量。腾讯的QQ、微信是流量的入口,其价值无需多言。百度搜索不但是流量入口,也是流量分发枢纽,经济学理论表明,商品(流量)只有在流通(分发)才能增值,从这点上说,搜索价值凸显。阿里的电商基本是流量的终结处,但因为流量的商业属性鲜明,所以流量价值最高变现能力最强。苦逼哈哈的运营商,在与流量应用巨头的较量中,如果不能争取到类似流量增值税的收益,也只能仰天长叹:既生瑜,何生亮?

2013年3月住建部和工信部联合下发的《住房城乡建设部工业信息化部关于贯彻落实光纤到户国家标准的通知(建标[2013]36号)》明确了运营商退出最后200米的接入网管道管线建设,与此同时无线接入最后20米的用户自建WIFI亦让运营商心力不逮。AP设备之廉价、组网之快捷、使用之无偿,已非运营商能掌控,使得ChinaNet、CMCC、ChinaUnicom热点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曾几何时,全程全网的服务,端到端的连接是电信级QoS引以为傲的荣耀。接入网的失守和IDC节点沦陷,已使运营商对网络的掌控松开了第一根手指,因网络优势带来的竞争优势逐渐消失,分离后共同的网络设施能在多大程度演变出差异化的主营业务?仍未可知。

这样的市场环境与《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时代背景何其似也!是在旧制度中等待被杀、还是冒着阵亡的危险主动革命,是每一个业内人士的疑问。中国移动不久前提出的“新三者”——新通话、新信息、新联系,道出了运营商在管道化趋势面前进退两难。而我也一直在思考,运营商的管道,除了i流淌通信流量,如何也让它流淌可控的支付流量?

记得年初嘀嘀和快的干仗时,我不无担忧地在朋友圈中写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借打车互掐,翼支付咋办?

以腾讯为例:财付通是第三方支付、微信支付是支付入口、Q币是虚拟货币,腾讯以此三点稳稳撑起其互联网金融的基本面,这对运营商涉足互联网金融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对比电信相关产品:翼支付是第三方支付、流量宝及通信积分勉强算虚拟货币,支付入口?对不起,大家都当它没有。但电信有哪样腾讯没有的东西呢?——废话,当然是话费!话费能干嘛呢?支付啊,特别是应用内支付(数字内容消费),作为与其他第三方支付短兵相接的利器,目前仍未引起足够重视!我使用院线通话费支付时,对这种应用内云端自动鉴权,信用额度内小额支付的便捷性印象尤深。手机的普及和通讯录的广泛运用,使得对号码的记忆失去了意义。因此,话费支付需要重新思考并重视,这不但能重塑号码的价值也为支付另辟蹊径。相比任何支付手段,话费支付属于原生支付方式,不需要安装或绑定第三方支付应用/银行卡。中国移动以自宫般勇气宣称的新三者,追求的不正是这种与生俱来的原生场景吗?运营商可千万别再上演拿着金饭碗讨饭吃的悲剧呀!(PS:由于是应用内的小额支付,无法提现及有额度限制,所以安全性还是有保障的。)

在泛支付概念方面,中国电信综合平台进行了有益探索。尽管我认为流量后向收费并非好的经营模式,同一时刻后向批发单价必然低于前向单价,极端情况下,若全部采用后向收费,则运营商就失去了与亿万用户的接触面,这将导致运营商议价能力减弱。理论上,后向与前向固然存在最佳结合的平衡点,但实际量化根本不可能,这将使得后向模式无法承担流量经营之重。更何况,前向流量单价下滑太快,后向模式对用户吸引力大打折扣。但综合平台的副产品——流量宝却是难得的好东西,这是电信最具互联网品相的产品,但囿于电信各省分割的计费平台,还无法像Q币一样流通和货币化。此外,电信的另一虚拟货币——积分,我认为其货币化的方向是转化为翼支付钱包真金白银的余额,这将大大激活用户安装翼支付APP的热情。要知道,线下推广翼支付POS刷机模式太重,困难太多。

我注意到,面向中小电商的资金归集翼支付网关,也是一款相当不错的互联网产品。模式轻盈,可复制性强,规模推广易,前端一点接入,后端多点自动续传,有点网上银联的意思,是隐藏在电商幕后的支付入口。

中国电信天翼开放平台固然提供了一定的接口能力,但除了语音和短信能力,其他能力与互联网巨头的开放平台相比偏弱,无法引起开发者的兴趣。话费支付、流量宝、积分都需要电信提供集团级的计费能力,而这些本身就是电信的原生能力,也是开发者关心的核心能力。将天翼开放平台与综合平台的融为一体,再寻求与翼支付平台打通,开放给开发者,这将是一条比较靠谱的转型之路,而且可以在集团和各省层面完成,不会影响地市县区现有经营模式。

《这个世界会好吗?》是梁漱溟先生穷其一生的疑问,也是梁父生前对他的遗问。梁父在自杀前问他:“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答:“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能好就好啊!”梁父说罢离开了家,三天后自沉于北京净业湖。

就在三天前,我突然问自己:“运营商还会好吗?”内心的声音告诉我:“能做好支付,我相信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能好就好啊!”说罢,我打开电脑,于是就有了这篇随想。

展开详情
  >> 文章录入:yxeee    责任编辑:yxeee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相关文章
    你可能喜欢的软件
    安卓应用下载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8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大发888娱乐 澳门赌场 澳门网上赌场 百家乐 世界杯赌博 2014世界杯赌球 拳击赌博 女优荷官 网上赌博平台 188金宝博 bet365 海王星娱乐 博天堂 鸿运国际
    | 站长之家 | 站长工具 | 网站源码 | 软件下载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网站地图
    站长工具_网站源码_软件下载_字体下载_免费资源 - 站长之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www.cnzz5.cc, All Rights Reserved.